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不朽道魂 第298章 旅途中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5:55

不朽道魂 第298章 旅途中

“呼呼呼——”

几百米高空上,一道红色飞行物瞬间划过天际,只留下一片渐渐消失的火红尾焰。

“所以我跟你说,其实不难的吧?”古羟随手拨了一下流火舟舟头上的轮盘,让开一只懵懂的飞鸟,转过头笑道。

念羽白面如土灰地道:“就这么安安静静直直地往前飞不好吗,古大哥你不要再突兀地左晃右闪了,我的小心脏委实承受不住啊!”

“行了不用辩解了,你这明显是晕机。”玉凌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完全弄明白了操作方法,甚至连流火舟的构造原理也一并了解了。

古羟拍拍玉凌肩膀,哈哈笑道:“念兄弟还是欠点火候啊,或者说是玉小兄弟你天赋异禀?话说我怎么老感觉你对我们的东西很了解一样,我稍稍解释两句你就懂了?换了之前那些外族人,要么不感兴趣,要么感兴趣也折腾不会,更有一个过分的,直接说我们的研究东西毫无价值,不如安心修炼,当时可气得我火冒三丈,差点没将那混帐暴打一顿。”

玉凌正色说道:“我恰恰觉得,你们所研究的这些东西比我们的修炼有价值得多,要是我们那些修者也愿意像你们一样就好了。”

古羟不禁微微一怔,因为玉凌说得十分真挚恳切,绝对不是客套的奉承话,看得出他对流火舟、炎爆石这些东西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欣赏,这样的态度让古羟既意外又感动,他本以为外族人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坚持和追求。

念羽白也附和道:“虽然我有点水土不服……不过不得不承认,你们的东西都很实用,我们外头的修者不到一定境界是没有飞行能力的,就算能飞行速度也远没有这么快,但那种境界的修者毕竟是少数,而且飞在空中也特别消耗灵力,如果有你们这种流火舟之类的飞行器,那我们的世界肯定会变成另一个模样……”

说到这里,念羽白不禁神情一动,下意识想到了将流火舟运用于战争中的可能性。

一分速度就是一分人命。想想吧,如果两方开战,其中一方的养气境、通玄境修者大批大批坐着流火舟展开对敌突袭,捣毁敌人的据点后又迅速开着流火舟离开,这可不就是神出鬼没?机动性可是战争中很重要的指标。

事实上,早在看到流火舟的第一眼,玉凌就想到了很多。它的本质毕竟还是交通代步工具,战争是一方面的功用,但用于发展建设也同样重要。有句话怎么说的?要想富,先修路,交通一向是影响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啊。

他一直对这个世界落后的交通感到捉急,没想到栗炎族这边直接脱离了陆地交通工具,去驰骋蓝天了,这简直蹭蹭蹭跨越了好几个档次啊。

这接二连三的新奇事物直接让玉凌给栗炎族打上了“科学家”标签,同时感觉他们的潜力完全可以继续进一步挖掘,指不定哪天又能弄出一些令他惊喜的东西。

等到念羽白好不容易从晕机状态缓过来,古羟已经抵达目的地天焰城了,前后加起来也就三个时辰不到。

天焰城周边的天空上到处是肆意飞来飞去的不明物体,他们架势的流火舟一点都不显眼,倒是玉凌看着满天乱飞的飞行器,不免升起一种“再次穿越了”的诡异荒谬感。

冰域内环的雪域世界,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新天地啊,这一趟雪暮之旅,总算有了那么点“旅”的味道。

“呜呜——”

忽然间,一个白色大碗呼啸而来,眼看就要撞上玉凌四人的流火舟,古羟却一脸淡定地不闪不避。

“嗖!”白色大碗在最后关头险险地擦着流火舟飞掠过去,又耍酷一般打了个回旋,悬停在了古羟的旁边。

“嘿,古大哥,你可是好久没来天焰城了,走跟我去喝一杯烈火酒?”白色大碗边探出一个少年的脑袋,红色火焰般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一看就是不修边幅的人物。

古羟指着他白碗上镌刻的那盘菜点,笑骂道:“行啊,光酒怎么够,再来盘你最爱的火焰石烧下酒还差不多。”

少年苦兮兮道:“大哥,饶了我吧,我把偷偷攒的钱全拿给赛巴那家伙做研究了,那小子为了追求一女孩子,简直着了魔一样非要成为函可,连他最爱的美食都抛弃了,我也是不能理解!”

古羟伸手狠狠一弹他脑门,少年不禁痛地哎哟一声,委屈道:“古大哥,你干嘛打我?”

“你看看连人家赛巴都知道求上进了,你小子还是一天只知道玩,你把你的爱碗溜得再好,又能成什么事?不如学点手艺争取成为加达,以后还可以和赛巴好好合作。”古羟板着脸道。

少年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古大哥,你真没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臭小子还敢跟我犟嘴?”古羟笑骂着作势欲打,少年连忙一拨轮盘,白色大碗就滑溜地拉开了距离,又嗖地一声停在了玉凌三人旁边。

“哎呀呀,被我发现了什么?”少年的半个身子都爬出了碗边缘,凑到流火舟上好奇地睁大眼睛,大呼小叫道:“外族人诶,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瞧见……”

“闭嘴!”古羟没好气道。

少年嘴巴不停地道:“你们好,我叫坦多,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真的是从雪界外面来的啊,你们是哪族的人?外面好不好玩,跟我们族里一样吗?话说你们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呜呜……”

古羟捂住少年的大嘴巴将他拽到白色大碗的另一边去,回过头一脸尴尬的笑:“咳咳,不要介意,我这位表弟性子就这么咋咋呼呼的,其实他没有恶意。”

念羽白装蒜地感叹道:“年轻真是好啊……”

古羟不禁一脸黑线:“念兄弟,真要算年龄的话,坦多可比你大了六十多岁呢。就算照比例算,你俩也半斤八两差不多。”

“哇!你比我小那么多岁!这年龄放在族里岂不就是拉亚那种小不点嘛!你们外族人都这样?”坦多一惊一乍道。

“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古羟又咚地一声敲在他脑门上,随后驾驶着流火舟落到地面上一块专门停放飞行器的区域,等到坦多也驾着白碗落下来后,古羟已经跳下流火舟,抬头对玉凌说道:“玉兄弟,这艘流火舟就送你们了,就当你们救了淇淇的谢礼,等你们早点办完事,欢迎你们过来玩儿,我估计要在天焰城待好长一段时间。”

坦多也伸长脑袋刷存在感:“还有我还有我,你们来天焰城玩一定要找我!哈哈哈,我要回去告诉赛巴他们,我也有外族朋友啦,羡慕死他们!”

“以后再见。”玉凌也笑着挥了挥手,随后便拨动舟上的轮盘,带着一溜烟火红色的尾焰,刷地一声消失在天边。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杭州丽都医院高晓敏
滨州牛皮癣医院排名
怀化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沈阳治牛皮癣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