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炎之帝尊 第143章 酬劳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6:48

炎之帝尊 第143章 酬劳

“两位尊贵的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在两位毒物门的护法吼叫声中,一位衣着火爆的侍女便是走了过來,恭敬的道,

“哼,”

两位老者中,当下便是有着一人阴沉沉的冷哼,随后手指着大门道,

“这大门为何突然之间封闭,是不是你们故意而为之,”

闻言,那侍女脸色一变,目光便是望向了出口之地,

那里金黄色的大门犹如铁桶般牢牢的封闭在那,果真如老者说的一般无二,

见此一幕,侍女赶紧连声道歉,小碎步快速的行得大门之处,手掌便在墙上按了按,

“轰隆隆,”

随着侍女按动机关的开启,那大门便在一股机械般的轰鸣声中,快速的打了开來,

“刷……”

两位老者见大门开启的刹那,沒有丝毫停留,便是快速的飞奔了出去,

“雪韵姐,雨蝶姐,你们在哪,”

待的老者走后,这位侍女便是行的会所之后轻轻的叫唤了起來,

久叫不听回应,这名侍女嘴巴左右崛动,美目扑闪,口中小声的呢喃,

“奇怪,两位姐姐去哪里了,”

轻声呢喃间,这侍女便是低头沉思向着会所内行去,

“呀,”

刚刚行的会所刹那,侍女便是一头似是撞到了一处柔软的身体之上,猛然抬头,便是惊骇的慌张道,

“妩媚总管,我……我……”

那柔软身体的主人便是一身魅术超凡入圣的妩媚娘,來到此地的她,也因那毒物门的吼叫声,

如今见得侍女毛毛躁躁的模样,她那妩媚的揉声中却是透露了一种不喜,

“好了,别我我了,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这名侍女不敢有丝毫迟疑,便是立马将刚刚发生的事给说了一遍,

听完侍女的回答,妩媚娘那双勾魂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侍女半晌,在沒有发觉任何不对之时,方才再次开口,

“雪韵姐妹俩呢,”

闻言,那侍女旋即从妩媚娘那媚术之中回过神來,似是有点不明

炎之帝尊  第143章 酬劳

,但还是快速的说道,

“妩媚总管,雪韵姐,雪蝶姐不知去了何方,这四周我都找遍了,”

此话,使得妩媚娘陷入了沉思,随后便在心里暗道,

“那大门可以确定是雪韵姐妹俩所关,难道她们与那出售毒方王的少年是一伙的,还是正如族长所说,这姐妹俩在薛家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

心中暗道间,妩媚娘便是扭动着腰肢,一撇一碎间,充满了致命的勾魂,随后缓缓地消失在了此地,

“呼……”

待的妩媚娘走后,这名侍女深深的暗松了一口气,口中呢喃,

“好个变态的女人,刚刚我一定被她施展妖术,还好,我沒有说谎,”

口中呢喃间,侍女那双小手便是不断的揉动着胸口,

随着他的揉动,侍女火爆衣衫下的玉兔便是活跃的跳动了起來,有那么一瞬间已脱离了轨道,幸好此处沒有男性经过,不然一定会被勾魂的当场喷射,

……

“刷,刷……”

两位老者出來之后,凭借空气中的气味按准一个方向便是追了过去,

匆匆十几息,两位老者便是來到了一处混乱的建筑之旁,

两位老者中应是有着一位对危险的感知非常敏锐,所以当下便是拦住了同伴的前进,他在这混乱的建筑内嗅到了一股危险,

“吴老头,你怎么回事,干嘛拦下我,耽误了少门主的事,我们谁也不想好,”另一位急速追赶的老者突然被阻,当下有点不喜的道,

同伴的不喜,吴老头并沒有在意,而是颇为认真,凝重的道,

“此处恐有危险,我们得小心形事,”

“哈……呵……”

闻言,那位被拦老者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吴老头,你这个毛病怎么又犯了,这加尔城除了那几位巅峰的人,你觉得还能有人让我们危险吗,”

说话间,这老者便是一掌拍开了吴老头的阻拦,快速的飞进了混乱的建筑物中,

“哈哈,这破地方,你看看就能有危险了,”

飞进建筑物中,这名老者便是回头望向老者嘲讽的道,

见此,吴老头心中惊疑不定,他明明是感知到了危险,可是,为何却是沒有丝毫动静,

“难道真如他所说,我老毛病又犯了,”吴老头在心里暗暗的想到,

“吴老头,快走了,不然那三位家伙跟丢了就出大事了,”

行进建筑物中的老者向着吴老头挥手喊道,接着便是快速的向里面奔去,

混乱的建筑物内,夜风所变化的大汉见这位老者不断的靠近他,其心神猛然紧绷了起來,

想要一击轰杀此老者,那就得出其不意,闪电爆发致命的攻击,

心有此念的夜风便是调动了泥丸宫中的精神力在龙皇纹中奔腾不息,

此刻的夜风坐等这老者踏入他的攻击范围,

随着,老者的快速靠近,夜风精神力感知中,这老者恐怕还有着三息就会踏入他的攻击范围,

“一,”

“二,”

“三,”

夜风心中确定的数着,当他数到三时,夜风知晓,那老者已经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

但夜风并沒有急着攻击,而是再次等了两息,方才涌动精神力,

随着夜风精神力的翻滚,这混乱的建筑物内,猛然间一股强悍的剑气直冲云霄,瞬息,此地的半空便是被笼罩了进去,

这冲天剑气涌现的刹那,那沉思中的吴老头猛然惊醒,脸色苍白的呼喊,

“赶快回來,有危险,”

不用吴老头的提醒,这名老者也是知晓,他遇到了致命的危机,

这冲天剑气中他感知到了一种有实却无剑的震魂气势,

他哪里知道,这有实却无剑的气势乃是夜风那逆天的黑龙剑所为,说什么,夜风也是以这黑龙剑为媒介踏入了战符灵境,使出的精神力当然具备黑龙剑的气势,

“是谁,竟把剑练到了这样强悍的地步,”

老者心中惊骇间,便是快速的倒退,那慌乱的模样就如惊恐的小鸡,此刻的他沒有一点毒物门护法的威风,

“哼,现在逃离晚了,”

剑气纵横中,夜风凌空踏步,手臂一个起手之势,半空中一把黑色剑气萦绕的黑龙剑便是凭空闪现,

“杀,”

黑龙剑一出,谁与争锋,只一字,便是表达了夜风心中浓浓的自信以及无边的杀意,

“刷,”

随着夜风一字的呼出,那黑龙剑便是戈破长空,速度飞快的斩向了那位老者,

长剑压來,这老者竟被吓的跌倒在地,人类最低能的怕死,在此刻他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别杀我,我是毒物门的护法……”

平时嚣张跋扈惯了的老者,突然遇到生死存亡之际,竟不知反抗,反而表现的如此低能,真是可笑至极,

“死,”

见此,夜风本能的感觉到一阵反感,竟有人在遇到突发危险之时,表现出这番模样,

如果是一个实力低的武者表现如此,也还有情可原,但这老者可是真丹境强者啊,

不过,对方表现如此,也倒省了夜风不少事,一个‘死’的喊出,那把黑龙剑便是闪电斩在了老者身上,

“噗……”

鲜血冲天而起,老者的尸体顿时一分为二,那两半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之意,

这位老者,至死恐怕也无法相信,他作为少门主的护法竟有人敢杀,

“彭,”

两半尸体跌倒在地,惊起一阵泥土飞扬,

瞧着这一幕,夜风手臂一挥,那把黑龙剑便是‘嗖’的一声出现在他的手中,

zǐ衣玄服,头发飞舞,仗剑傲视,配以那变化之后的彪悍身形,此刻的夜风,一身强者气息,耀人眼球,

整个偷袭击杀,说來话长,其实也只是持续短短五六息而已,

结束太快,那吴老头都沒來得及营救,他的同伴便是惨死在夜风手下,

“下是谁,我毒物门与你有何仇怨,竟下如此杀手,”

吴老头望着半空中仗剑而立的夜风,顺息腾空与夜风遥遥相对,阴沉的道,

望着对面的老者竟沒有在他一击击杀一人中表现出丝毫惧意之时,夜风便在心里闪现一抹凝重之意,

不过,夜风心中虽有凝重,但嘴上却不表露丝毫,反而颉讽的道,

“哈哈,我跟你们毒物门并无仇恨,我只是帮你们清理废物而已,一个真丹境的强者竟表现的这般如此,你说该不该清理,”

闻言,吴老头心中陡然汗颜,十几年的相处竟不知道同伴是这样的贪生怕死,心里素质低成如此地步的人,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毒物门内部的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动手,

心念至此的吴老头,为了维护毒物门的尊严,便是阴沉沉的道,

“下未免太过嚣张,毒物门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评头论足,”

“哈哈,此刻有沒有资格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杀了,”

闻言,夜风突然的畅快大笑,随后手臂一挥,便是将那已成两伴的老者身旁,脱落的储物袋收进了自己怀里,

这储物袋可是夜风主要目标,此刻怎能忘记,

“既然做了,那么我就得收点利息,这些就当你们毒物门的酬劳吧,”

储物袋刚一收入怀中,夜风便是无所畏惧的调侃道,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是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电话是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电话号码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住院部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