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窦文涛谈三体文笔不怎样想象力太惊艳

发布时间:2019-12-05 08:40:02

窦文涛谈《三体》:文笔不怎样 想象力太惊艳

核心提示:窦文涛说到,咱们谈中国的大学教育,说有一个学者叫施一公,清华的一个教授。他就说他跟一个以色列的一个使馆的一个人就谈中国教育,说我们中国人和你们以色列一样,都特别重视孩子的教育。他说但是人家那个以色列人就笑了笑,说恐怕我们还是不太一样,就是说我们以色列,他说我作为父母,我的孩子每天放学回来,我都要问我这个孩子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你今天上课的时候有没有提一个什么问题,把你们老师给问倒了,你把你们老师问得卡壳了。第二个问题是,你今天做了什么事情,让你的老师和你的同学对你刮目相看,留下深刻印象。然后这施一公就这么一比,说哎哟,那真是不一样,我的孩子每天放学回来,我唯一问他的问题是,今天有没有听老师的话,我觉得他说这个例子挺有意思。

凤凰卫视8月27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昨天跟冯唐谈了一下人体,今天谈一谈《三体》,你们都是作家,刘慈欣的《三体》,广美你还没看过吧?

孟广美:看了十几页。

窦文涛:我现在看了。

冯唐:不到十几页。

窦文涛:昨天晚上为止,我看了60几页,要不说它要不得奖,我还真看不去,就我现在就觉得,得奖真的能让我们有点耐心。

冯唐:典型中国人。

窦文涛:若自己是作家会嫉妒其他作家获奖

窦文涛:是吧,不是,我早就买了,因为太有名了这个《三体》,太有名了。买了呢,你要是光看一两页,你就觉得文字就比较粗糙,好像看上去不像个好看的,于是就没想看。这一得奖,我看超过5页之后,我就发现真是引人入胜,真是。你先谈谈,都是作为作家,它得到了雨果奖,你们嫉妒的这个心情可以谈一下吗?

冯唐:其实。

窦文涛:其实我不嫉妒,是吗?

冯唐:我还真不嫉妒,我特别替大刘开心,因为大刘我也见过好几次,人非常可爱的一个人,得奖,雨果奖之前还得过星云奖,对他来说真是个好事儿。我觉得对中国的文学,对中国的,特别是科幻类的文学也是一个特别好的事儿。你看我心地多么善良。

窦文涛:你说话有点作协主席的水准了。

冯唐:小涛。

窦文涛:不是,这个是科幻文学奖,他觉得跟你们这个所谓纯文学好像还是有点不是一个门类。

冯唐:按理说,可能对文字要求可能就没有那么高,但是对想象力,对于编故事这些,对于吸引人这些事情可能要求得会高一些。

窦文涛:你可不可以给我们讲一讲这个作家圈里,不都说文人相轻嘛,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嫉妒心最强,一种是女人,一种是作家,我是听说的

孟广美:我为什么没听说过这事儿呢?

窦文涛:这是名言,就是你比如说这个作家里边谁得了茅盾文学奖,最近好像有谁得了茅盾文学奖了

,那个繁花、格非,是吧,这种别的作家心里是不是会不舒服?

冯唐:其实插一句,女人和作家还有一些类似的,心里都是四把刀,叨逼叨,叨逼叨,叨逼叨。然后慢慢就成作家了。得奖吧,实话讲,那肯定是给这个行里的其他人会造成压力,就是你得了奖,我没得奖,谁得奖,谁没得奖。但是,它好玩的地方,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不像你,你可以直接说出来,这个文笔不好,对吧,我没想到你读书读得还挺多的,然后对文学还有那么好的判断。

窦文涛:冯老师对我还是比较有期许的。

冯唐:然后,每回比如说诺贝尔奖,然后这叫啥玩意儿,茅盾奖、鲁迅文学奖出来之前,可能大家会议论谁会得,谁不会得,出来之后,也有人会说,比如说特别是像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有些人就会说,你的文学趣味呢一定要培养到对其中多数的作品要有厌恶感,你这个才好。但是,还有些人就会说,得奖了真好,奠定了文学史上的地位等等。还有一类就是像我这样的,我就点赞,朋友圈早上点赞,谁得了奖点赞。

窦文涛:冯唐至少表现出来的心态还是比较健康的,我是这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有时候经常假想。因为我小时候也曾经梦想当一作家。

冯唐:真的。

窦文涛:最后没写成书,就剩下嫉妒了。我有时候我觉得我能体会,你想我跟你说,茅盾文学奖这个我还能想得开,比如说我也是个自视甚高的,都是中国作家,百年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你比如莫言这个,以前还有高行健。我觉得要是真有一个跟我一样的,比如冯唐得了,我跟你说,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性的阴暗,我假想我真的是会感到心里很受挫折或者是很不舒服的。

冯唐:刘振英老师是这么说的,说莫言得奖,得诺贝尔奖我感到很欣慰,如果他能得奖,中国至少有十个作家可以得奖。

窦文涛:这叫真性情。

孟广美:但是你没有当成作家,其实你要知道,你这十几年来说了这么多的话,如果有人把它集结成语录的话,那也是一书柜了。

冯唐:不是,好多人都看死了。

窦文涛:不是,有书柜也是一书柜,也是一垃圾堆,看你怎么看。所以,我比较钦佩,有一次王蒙老爷子,我觉得人也是高风亮节,就在莫言得了诺贝尔奖的时候,他能在这儿,就坐你的位置,就说出一番话,到最后我说,真是我挺敬佩。他就先夸了一通莫言,然后最后说我也写了一辈子小说,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在什么什么什么方面,这个莫言是比我写得好。哎哟,我说我真没见过这么虚伪的人,虚伪就是善良,你知道吗?

冯唐:装久了就成真的了。

窦文涛:对,人类的道德都是从虚伪这儿,习惯成自然的,对吗?

孟广美:你怎么不觉得人家是真心实意说的这个话呢?

窦文涛:是是是,肯定是真心实意。

冯唐:我觉得这要说科幻,咱也科幻一下,应该,而且也会发明出一种机器,真是读心、读脑子,而且还能发明另外一种机器,只要你嘴跟心不一样,然后你嘴就变歪了,你看嘴歪没。

窦文涛:你看,我发现你对人类的崇高和善良,对王蒙老师内心的这种崇高和善良,你对人性的估计比较黑暗我觉得。

冯唐:没有,我能看到人类的无限的光明和黑暗,我觉得你有一个特别大的长处,是特别能知道一些黑暗的地方,真是。

窦文涛:我就打那儿来的。

冯唐:真是强大,真是。

窦文涛:就像《三体》里的这个黑暗,我就是说我也从这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这个刘慈欣。真的,我以前没太注意他,就这模样,你知道吗?他山西娘子关一个什么电厂的。

冯唐:娘子关发电厂,技术员

窦文涛:一个技术员,其实你知道我见了他,我看到他对得奖,他说的一些话,我没有跟这个人接触过,但是我的直觉,这个人就是所谓那种讷于言。我估计这个人是不是表面说话会显得比较木讷,也不流露什么太多的眉飞色舞,但是它可能是敏于思,就是讷于言而敏于思,这个满脑子这种奇思妄想可太有趣了。

冯唐:肯定没有你能说,因为大刘过见过几次,比你可差远了。

窦文涛:而且你就说他的这个文笔,咱们现在看我就发现,其实有一个概念,就是说过去咱们以为说文学是好像写美文什么的,但其实他这个路数我才学会一个概念,叫硬科幻。就是硬科幻比的不是说文笔有多好,或者人物塑造多么立体、多么有文学性。它就是你这种头脑,我就觉得这个人表面平平无奇的,脑子里头想的这种金点子可是太多了。你看这十几页你有什么感触?

孟广美:我只看到文革的部分,我还没看到科幻的部分,我就觉得他怎么能把文革跟科幻混在一块,就还拭目以待呢。

窦文涛:有人就是说,这也是说在外国得奖的其中一个原因。

冯唐:是不是。

窦文涛:有人就觉得说,他把文革,你想多有意思,你是刚从长白山那边回来。

孟广美:是。

窦文涛:感觉就是文革的时候,一个科学家的子女最后命运颠沛流离,进入了我们军方,原来文革的时候,我们军方有一个战略项目,在山顶上叫雷达风,一个雷达,就在找这个外星文明,因为那个国家找到了外星文明,那个国家在战略上就居于领先地位。这个就真是让人看着,就引人入胜,我就觉得。

孟广美:曾被以色列人的投资计划 洗脑

冯唐:他想象力非常丰富。其实人类有时候想象力是直接的生产力,而且它想象力本身就会引人入胜。如果给大家激活了这种想象力、憧憬力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心里的愉悦的游戏。怎么说,就是说你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飞机的时候,一个人二百年前想象出飞行器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原理的,无非是没有造出来,那时候你读的时候,你会想天上如果像大鸟一样的东西飞来飞去该有多意思。而它后来又有道理,是可能实现的,所以这一个智力的享受。

窦文涛:他说的这个特别好,我那天咱们谈中国的大学教育,说有一个学者叫施一公,清华的一个教授,叫施一公。这个施一公我觉着讲话挺靠谱,他就说他跟一个以色列的一个使馆的一个人就谈中国教育,说我们中国人和你们以色列一样,都特别重视孩子的教育。他说但是人家那个以色列人就笑了笑,说恐怕我们还是不太一样,就是说我们以色列,他说我作为父母,我的孩子每天放学回来,我都要问我这个孩子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你今天上课的时候有没有提一个什么问题,把你们老师给问倒了,你把你们老师问得卡壳了。第二个问题是,你今天做了什么事情,让你的老师和你的同学对你刮目相看,留下深刻印象。然后这施一公就这么一比,说哎哟,那真是不一样,我的孩子每天放学回来,我唯一问他的问题是,今天有没有听老师的话,我觉得他说这个例子挺有意思。

冯唐:可是国外的教育真要那样的话,这小孩压力也挺大的。你说每天都要被人夸,每天都要挤兑老师,这都什么孩子。

孟广美:你别说我两个礼拜前见了以色列的大使,所以他会不会跟我说的是同一个人,一个老先生,年纪特别特别大,已经要回国去了。他儿子我也见着了,特别特别优秀。

窦文涛:你是怎么看一个孩子优秀的?

孟广美:怎么样看一个孩子优秀,就是首先我觉得孩子跟他父母相处的那个模式,如果一个孩子在父母面前非常地唯唯诺诺,就是很害怕,其实他很优秀。但是他在他父母面前他什么都不敢讲,因为他害怕讲错话,但是这个孩子跟他的父亲感觉上就是,我一开始进,因为我迟到了,我一开始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我一开始以为就是有一个长者在那边,然后这边有一个后生晚辈,但他们的相处的模式就觉得像是平辈一样,就是互相地直呼对方的名字,然后聊天也都是像朋友一样聊。我觉得这个就已经是优秀的第一步了。因为你不用害怕你说出什么话来会被爸爸叱喝的。

冯唐:父母之间相当于朋友。

孟广美:对,然后再来,他们其实这个儿子做的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招商引资的项目,就是他说完之后,我就是觉得,他一说完,我都觉得我想把我全部身家交给他。

窦文涛:这是个骗子。

孟广美:那不管,他就算是个骗子,他也是个挺优秀的骗子,就是他那个概念性的东西,你就会觉得,以色列有很多很优秀的产品,然后很多很优秀的项目,人真的很会创业,挣了很多钱。但是他们那个所谓的创业,他就说,我同时,我用一笔基金,我同时开25家公司,可能在前期的时候,先收掉5家,收掉8家,收掉12家,他说最后留下来的那两家公司就可以覆盖之前23家那时候的倒闭、那时候的亏损,而且你还有非常非常大的赢余。但是你必须要看好我们。

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凤凰卫视官方平台,更多精彩尽在凤凰私享会!

点击关注官方微博@凤凰卫视官,更多精彩内容实时掌握

《锵锵三人行》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到周日23::30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13::35

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怎么样
天津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新疆好的癫痫病医院
贵阳市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舟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